小确幸是什么意思?小确幸村上春树原文

2015-02-06 最新网络新词 超过

小确幸,指微小而确实的幸福。

小确幸就是这样一些东西:摸摸口袋,发现居然有钱;电话响了,拿起听筒发现是刚才想念的人;你打算买的东西恰好降价了;完美地磕开了一个鸡蛋;吃妈妈做的炒鸡蛋;排队时,你所在的队动得最快;自己一直想买的东西,但是很贵,一天你偶然的在小摊便宜的买到了;当你运动完后,喝的冰镇透了的饮料——“唔,是的,就是它”……它们是生活中小小的幸运与快乐,是流淌在生活的每个瞬间且稍纵即逝的美好,是内心的宽容与满足,是对人生的感恩和珍惜。当我们逐一将这些“小确幸”拾起的时候,也就找到了最简单的快乐!

出处:

小确幸源自村上春树的随笔集《兰格汉斯岛的午后》(《ランゲルハンス岛の午后》),该书是八十年代杂志专栏文章结集而成,纯粹是短篇散文,薄薄的散文集每篇都配著安西水丸的开页插画。

《兰格汉斯岛的午后》的书名出自书中一文,文章写的都是生活琐事,二十五篇散文很快就可以读完。跟村上的小说不一样,他的散文朴实而不虚幻,不带伤感寂寞。透过村上敏感独特的视角,日常平平无奇的闷人事物都变得轻松可爱,而且充满幽默感。

《兰格汉斯岛的午后》轻松得读完都能马上忘记,其中一篇叫“小确幸”,就是说生活中“微小但确切的幸福”。哪些是“小确幸”呢?很多事物都可以,只是你有用心去体会就成。在文章中,村上说他自己选购内裤,把洗涤过的洁净内裤卷摺好然后整齐的放在抽屉中,就是一种微小而真确的幸福。

用心理学上“FLOW”,解释:当我们进入一个专心致志,活在当下,浑然忘我的状态才会感受最真切和细微的幸福。

小确幸村上春树原文

小确幸村上春树原文:

其实思念也是一种幸福,我思念我那已远在天国的亲人,我的姥爷。他是一位慈祥的老人,也是一位酷爱臭豆腐的老人。作为他的外孙子,我也爱吃臭豆腐。

许多人都喜欢吃臭豆腐,所以买臭豆腐,你还得使出九牛二虎之力。

今天我急匆匆的走出了校门,准备去买臭豆腐,只见臭豆腐摊四周全部被包围了,叫喊声震耳欲聋,有的人争得了战利品后,开心地走了;也有的使出了吃奶的劲,都还没得到。我见势使出了我的绝招:先来了个“一拥而上”,使劲往前挤,让前面的人受不了走开;那知他们纹丝不动,我又连忙来了个“泰山压顶”,不信你们不走开;那知一山更比一山高,后面来的一群群人里高手如云,先使出“以大欺小”,再使出“勾魂夺命手”,老板还没有递出来他就抢去了。待他们走后我仍未得到,好多人也都很不服气,嚷嚷后来的还先得。我越听越火大,便使出了姥爷传授的无赖宝典第一招:大叫不停。当老板的最怕别人催呀喊呀,而我这招就是闹,而且声音要大,必要时还可以耍弄腔调吓吓他。我在旁边大叫大闹,老板正要给我时,一个小女孩一把拿住,加了作料连忙就跑,而我还没反应过来。过了一会后,声嘶力竭的我使出第二招:吓死他。老板最怕的是没生意,而我这招是这样的:在旁边说我等了这么久了,我不买了,再也不买了。这时老板就会说:“马上就是你的了。”总算我这招有用,胜利地赢到战利品。

瞧!那臭豆腐的个儿不大像正方形,它比一般的豆腐时尚得多:披着一件紫黑色的袍子。多神气呀!

臭豆腐油炸过的样子笨笨的,胖胖的,肚子大得不能再大了哩!在锅里洗了一个澡出来,灯光一照油光发亮,看了能不喜欢吗?

光说外形都忘记说吃法了。臭豆腐出了锅,老板要给臭豆腐“打针”:拿着筷子在臭豆腐的大肚子上钻开一个大大的洞,把辣椒、大蒜、油萝卜等等一些东西综合起来的辣椒汤放在洞里。

臭豆腐味道有点辣辣的香香的,你咬一口脆脆的,里面的嫩肉真是再好吃不过了。颜色也非常好看,外面棕黑色,里面嫩白色,这形成鲜明对比。

这臭豆腐,臭就是臭,也不怕别人以貌取物,实实在在,一清二白的,和姥爷的品质很相似,怪不的姥爷喜欢吃呢

吃着吃着,想着想着,不禁的露出了微笑!

最近很喜欢的一个词:小确幸。是指生活中那些“微小而又确切的幸福”。是村上春树发明的一个词汇。如果你的幸福感没有那么强烈。那么就请让这些美好的小确幸温暖彼此的生活吧。

换了新香氛的香体乳。冲完凉然后慢慢擦。慢慢擦。全身布满玉兰花香软绵绵的味道,是我微小而又确切的幸福。

终于狠下心买下喜欢很久很久很贵很贵的围巾,是我微小而又确切的幸福。收到寄来最新期《POPTEEN》和《AGEHA》。看到舟山久美子和美唏新照片华丽丽,是我微小而又确切的幸福。

我把牧野由依的ふわふわ设置成你的来电铃声,只属于你的。每当手机响起这首歌,是我微小而又确切的幸福。

每天跟妈妈通电话,听到她的声音,听到她讲生活的琐碎,是我微小而又确切的幸福。

淩晨三点,输液室,体温40℃,你走很远很远买麦丽素给我吃,是我微小而又确切的幸福。

《ランゲルハンス岛の午后》最后写到:“如果没有这种小确幸,人生只不过像干巴巴的沙漠而已”。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小确幸清单。

文章标签:
没有评论

抱歉,评论被关闭